Fireproof

叫席席就行。
仓库与偷窥用。
我喜欢你呀❤
(ow只萌澳洲……

恶魔和神父au

微博上有小伙伴给我配小短文………写的太好我要幸福死了…

@St_Ball:"本堂神父又死了。第十二个。这次是霍乱。这个镇子遭诅咒的传言甚至到了主教那里,教区不再敢派遣继任者。屠户马可是镇上唯一敢接近教堂的了,居民凑了一些黑布,缝了件不合适的袍子给他罩上。马可就用那双丑陋,巨大,惯于用铁钩开肠破肚的手,滑稽地捏着小小的银十字为人们施洗,告解,领圣体。

早上马可从钟楼上下来。他闻到一股硫磺和血腥味。蒙灰的圣坛上一具躯体在扭动。蹄子,尾巴,恶臭,从哪一方面看都无疑是这个镇子诅咒的凝结。但…它太孱弱了,让马可想起屠宰母羊时从腹中掏出的已经成型的幼畜。光从肮脏破碎的彩窗里刺向它,皮肉翻卷冒烟,它开始抽泣。马可把它拥在怀里,'詹米森。'"


@D2O_ :"是黑死病泛滥时期捉到的恶魔,神父整了整袍子,把最后一具尸体扔进了原本是挖给自己的墓穴里,“你把所有人都杀了”神父一边擦着神像一边说“那我们就离开这吧。”烛台闪闪发亮,最后一根蜡烛熄灭了"

"神父之前一直奇怪怎么黑死病还没轮到他,一开始他还会为了死人难过,后来就麻木了,有时候他故意在下葬时碰到尸体的血和体液,但还是没有感染,他做了个梦,梦见教堂的耶稣像变成了恶魔,恶魔说快了,你和我就快解脱了"

"有东西就吃,没有就睡觉,自从黑死病来了以后更是这样,掘墓人在一周前就死了,马可花半天安葬了他,一开始送葬的马车很多,现在也没了,车夫早就在某个清晨倒在路边就那样断了气,马可觉得自己活的像一头猪,直到那只墓穴鼠叫醒了他,“詹米森”那天他知道了恶魔的真名"

评论(9)
热度(239)

© Fireproof | Powered by LOFTER